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双林生物(000403)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双林生物

(000403)

  

流通市值:179.91亿  总市值:180.69亿
流通股本:2.71亿   总股本:2.73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8-07-14合同纠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200.00 原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 被告: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 诉讼请求 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合同欠款人民币贰佰万元整(RMB2000000 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09 年 7 月 10 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合同约定被告(甲方)与原告(乙方)共同开发“复方 JT 方”和被告委托原告研究开发“α-As”,原告负责完成两项新药的临床前研究,研究经费由被告全额承担。合同还约定研究开发经费总额为 850 万元,由被告分期支付给原告,其中,合同生效后十个工作日内支付 300 万元,六十个工作日内支付 200 万元,一百二十个工作日内支付50万元,每项研究在原告将全套研究资料交予被告后十个工作日内各支付50 万元,每项研究在获得新药临床批文后十个工作日内各支付 50 万元。合同签订后,被告仅按约定支付了第一笔研究开发经费 300万元和第二笔 200万元。但未能依照合同约定在合同生效后一百二十个工作内支付 150万元,以及在完成相应项目研究后将全套资料交予被告后十个工作日内支付 50万元。原告在以上项目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遵照药物研发规律并依照合同约定完成了相应的研究任务。但由于被告未能及时支付合同款项,以及在研发中不履行配合义务,导致项目研究停滞和延误。另,中央军委于 2016年 3月发布了《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根据上级机关审核认定,本协议项目属于有偿服务项目。原告已于 2017年 12月 26日,通知被告解除合同,被告未予答复。 2018年 4月 16日,原告再次致函被告,要求签订项目终止书面确认书。 2018年 4月 25日,被告才提出了合同执行异议。 2018年 6月 15日,原告收到了被告关于确认合同解除等内容的律师函。综上所述,原告已按照合同约定完成研究任务。项目延误和失败系由于被告未能及时支付合同款项及不履行配合义务所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该合同已于原告完成临床前研究时终止。故请求法院查明事实,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合同欠款人民币贰佰万元整( RMB2000000元)。
2018-04-26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 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诉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 原告: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一与被告二2013年11月23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无效;2、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二被告承担。
2017-10-10股票转让纠纷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宁保安;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10264.40 原告一: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原告二: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 被告一: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被告二: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三:宁保安 诉讼请求 (1)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因侵权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共计人民币35,441,608.91元; (2)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 (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江西宜春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系1996年6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000403);2000年3月更名为三九宜工生化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5月更名为“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生化”)。原告二唯康药业为ST生化的控股子公司。 2014年4月18日,在被告二红翰公司向原告一ST生化申请解禁其持有的609万股流通股股票时,ST生化经审查发现,申请解禁的股票系在三被告明知协议转让程序违法,且会严重侵犯原告合法利益的情况下转让的。具体事实及理由如下: (1)在协议转让被告一持有的609万股股票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同时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及其它合法权益。 根据《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衡阳市国资委应将拟协议转让股票的信息书面告知ST生化,由ST生化依法公开披露,公开征集受让方,在择优选择受让方后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但涉案609万股股票的转让并没有履行上述程序,属严重违法。 另,所谓的协议转让,也损害了国家利益。据原告初步了解,衡阳市国资委与红翰公司协议转让股票的价格为每股约5元,而ST生化在2013年恢复上市后的当日股票价格涨至每股22元,目前每股价格接近30元,可见转让价格与股票价值严重不符,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国家利益严重受损。 (2)三被告在明知协议转让涉案股票时应当解决原告二在改制过程中遗留的职工安置和债务问题的情况下,为谋取巨额不当利益而强行转让的行为系对原告合法利益的严重侵犯。 ?唯康药业的成立过程和609万股股票的来历: 唯康药业由衡阳卫生材料厂经历次改制后设立。1997年12月,衡阳卫生材料厂改制为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2000年4月,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与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成立了衡阳市金汇医用材料有限公司,总股本3000万股;2002年3月5日,ST生化的前身三九宜工定向发行股票吸收合并金汇医药公司,并成立了唯康药业;衡阳市财政局作为金汇医药公司的出资人持有当时的三九宜工609万股股票;之后,该股票转由衡阳市国资委持有。 在改制过程中,原衡阳卫生材料厂、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也进入唯康药业,但职工身份置换及安置、改制过程中的债务等遗留问题未解决。 ?基于企业改制的事实,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股票以安置职工及解决遗留问题为前提条件。 2002年7月,衡阳市财政局拟将609万股股票转让给三九集团时,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的前提条件是安置职工并承担相关债务、解决遗留问题。但衡阳市国资委在向红翰公司转让上述股票时,并未函告ST生化上述问题如何处理,至今亦未对上述遗留问题予以解决。 (3)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实际上是被告宁保安利用职务之便,并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所为。 宁保安从2008年起至2014年5月间担任唯康药业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处置唯康药业上百亩土地。更为甚者,2012年间,宁保安在受振兴集团委托与衡阳国资委协商涉案股票的转让过程中,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欺瞒原告和振兴集团私下操纵了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 2014年6月,在原告对申请解禁的股票的查证过程中,宁保安自认在衡阳国资委处置609万股时应考虑解决职工身份置换,且身为董事长参与处置而没有解决职工身份置换,造成目前唯康搬迁职工身份置换极大困难。宁保安同时承诺还上市公司新厂区23000平方米规划建设,自己想办法挽回股权处置过错造成的职工身份置换问题,将功补过。宁保安的自认及承诺也进一步证明了涉案股权的协议转让极大地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另,根据红翰公司的成立时间和股东结构,原告也有理由认为红翰公司与宁保安具有重大利益关系。红翰公司受让涉案股票的合法性也有待进一步查证。 (4)涉案股票违规转让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将由原告承担 衡阳市国资委在没有解决职工安置及遗留问题情况下,协议转让其持有的ST生化609万股股票,加重唯康药业和ST生化债务负担。现唯康药业的职工因企业改制及职工身份转换等问题不断向相关政府部门上访,衡阳市国资委也向ST生化发函,要求解决职工安置问题。据目前初步统计,职工安置费用高达67,202,396.70元。 ?ST生化承担的唯康药业改制前的债务35,441,608.91元未在涉案股票转让时获得清偿。 2011年至2014年间,原告共计承担唯康药业改制前债务3500余万元。原告认为,根据衡阳市人民政府确定的609万股股票转让前置条件,原告承担的上述债务应当在被告协议转让股票时由被告予以清偿。 综上所述,被告宁保安与被告红翰公司恶意串通,在明知唯康药业的职工安置和遗留债务问题应当在609万股股票转让时作为前置条件予以解决的情况下,欺瞒原告与衡阳市国资委协议转让股票,对原告利益造成极大侵害,属于严重侵权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便维护原告一、二的合法权益。
2017-10-10股票转让纠纷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宁保安;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10264.40 原告一: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原告二: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 被告一: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被告二: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三:宁保安 诉讼请求 (1)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因侵权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共计人民币35,441,608.91元; (2)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 (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江西宜春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系1996年6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000403);2000年3月更名为三九宜工生化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5月更名为“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生化”)。原告二唯康药业为ST生化的控股子公司。 2014年4月18日,在被告二红翰公司向原告一ST生化申请解禁其持有的609万股流通股股票时,ST生化经审查发现,申请解禁的股票系在三被告明知协议转让程序违法,且会严重侵犯原告合法利益的情况下转让的。具体事实及理由如下: (1)在协议转让被告一持有的609万股股票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同时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及其它合法权益。 根据《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衡阳市国资委应将拟协议转让股票的信息书面告知ST生化,由ST生化依法公开披露,公开征集受让方,在择优选择受让方后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但涉案609万股股票的转让并没有履行上述程序,属严重违法。 另,所谓的协议转让,也损害了国家利益。据原告初步了解,衡阳市国资委与红翰公司协议转让股票的价格为每股约5元,而ST生化在2013年恢复上市后的当日股票价格涨至每股22元,目前每股价格接近30元,可见转让价格与股票价值严重不符,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国家利益严重受损。 (2)三被告在明知协议转让涉案股票时应当解决原告二在改制过程中遗留的职工安置和债务问题的情况下,为谋取巨额不当利益而强行转让的行为系对原告合法利益的严重侵犯。 ?唯康药业的成立过程和609万股股票的来历: 唯康药业由衡阳卫生材料厂经历次改制后设立。1997年12月,衡阳卫生材料厂改制为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2000年4月,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与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成立了衡阳市金汇医用材料有限公司,总股本3000万股;2002年3月5日,ST生化的前身三九宜工定向发行股票吸收合并金汇医药公司,并成立了唯康药业;衡阳市财政局作为金汇医药公司的出资人持有当时的三九宜工609万股股票;之后,该股票转由衡阳市国资委持有。 在改制过程中,原衡阳卫生材料厂、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也进入唯康药业,但职工身份置换及安置、改制过程中的债务等遗留问题未解决。 ?基于企业改制的事实,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股票以安置职工及解决遗留问题为前提条件。 2002年7月,衡阳市财政局拟将609万股股票转让给三九集团时,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的前提条件是安置职工并承担相关债务、解决遗留问题。但衡阳市国资委在向红翰公司转让上述股票时,并未函告ST生化上述问题如何处理,至今亦未对上述遗留问题予以解决。 (3)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实际上是被告宁保安利用职务之便,并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所为。 宁保安从2008年起至2014年5月间担任唯康药业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处置唯康药业上百亩土地。更为甚者,2012年间,宁保安在受振兴集团委托与衡阳国资委协商涉案股票的转让过程中,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欺瞒原告和振兴集团私下操纵了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 2014年6月,在原告对申请解禁的股票的查证过程中,宁保安自认在衡阳国资委处置609万股时应考虑解决职工身份置换,且身为董事长参与处置而没有解决职工身份置换,造成目前唯康搬迁职工身份置换极大困难。宁保安同时承诺还上市公司新厂区23000平方米规划建设,自己想办法挽回股权处置过错造成的职工身份置换问题,将功补过。宁保安的自认及承诺也进一步证明了涉案股权的协议转让极大地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另,根据红翰公司的成立时间和股东结构,原告也有理由认为红翰公司与宁保安具有重大利益关系。红翰公司受让涉案股票的合法性也有待进一步查证。 (4)涉案股票违规转让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将由原告承担 衡阳市国资委在没有解决职工安置及遗留问题情况下,协议转让其持有的ST生化609万股股票,加重唯康药业和ST生化债务负担。现唯康药业的职工因企业改制及职工身份转换等问题不断向相关政府部门上访,衡阳市国资委也向ST生化发函,要求解决职工安置问题。据目前初步统计,职工安置费用高达67,202,396.70元。 ?ST生化承担的唯康药业改制前的债务35,441,608.91元未在涉案股票转让时获得清偿。 2011年至2014年间,原告共计承担唯康药业改制前债务3500余万元。原告认为,根据衡阳市人民政府确定的609万股股票转让前置条件,原告承担的上述债务应当在被告协议转让股票时由被告予以清偿。 综上所述,被告宁保安与被告红翰公司恶意串通,在明知唯康药业的职工安置和遗留债务问题应当在609万股股票转让时作为前置条件予以解决的情况下,欺瞒原告与衡阳市国资委协议转让股票,对原告利益造成极大侵害,属于严重侵权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便维护原告一、二的合法权益。
2017-10-10股票转让纠纷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宁保安;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10264.40 原告一: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原告二: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 被告一:衡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被告二:天津红翰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三:宁保安 诉讼请求 (1)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因侵权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共计人民币35,441,608.91元; (2)请求依法判令三被告连带承担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 (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江西宜春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系1996年6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股票代码:000403);2000年3月更名为三九宜工生化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5月更名为“振兴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生化”)。原告二唯康药业为ST生化的控股子公司。 2014年4月18日,在被告二红翰公司向原告一ST生化申请解禁其持有的609万股流通股股票时,ST生化经审查发现,申请解禁的股票系在三被告明知协议转让程序违法,且会严重侵犯原告合法利益的情况下转让的。具体事实及理由如下: (1)在协议转让被告一持有的609万股股票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同时侵犯了原告的知情权及其它合法权益。 根据《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衡阳市国资委应将拟协议转让股票的信息书面告知ST生化,由ST生化依法公开披露,公开征集受让方,在择优选择受让方后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但涉案609万股股票的转让并没有履行上述程序,属严重违法。 另,所谓的协议转让,也损害了国家利益。据原告初步了解,衡阳市国资委与红翰公司协议转让股票的价格为每股约5元,而ST生化在2013年恢复上市后的当日股票价格涨至每股22元,目前每股价格接近30元,可见转让价格与股票价值严重不符,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国家利益严重受损。 (2)三被告在明知协议转让涉案股票时应当解决原告二在改制过程中遗留的职工安置和债务问题的情况下,为谋取巨额不当利益而强行转让的行为系对原告合法利益的严重侵犯。 ?唯康药业的成立过程和609万股股票的来历: 唯康药业由衡阳卫生材料厂经历次改制后设立。1997年12月,衡阳卫生材料厂改制为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2000年4月,衡阳卫生材料有限公司与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成立了衡阳市金汇医用材料有限公司,总股本3000万股;2002年3月5日,ST生化的前身三九宜工定向发行股票吸收合并金汇医药公司,并成立了唯康药业;衡阳市财政局作为金汇医药公司的出资人持有当时的三九宜工609万股股票;之后,该股票转由衡阳市国资委持有。 在改制过程中,原衡阳卫生材料厂、衡阳金汇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也进入唯康药业,但职工身份置换及安置、改制过程中的债务等遗留问题未解决。 ?基于企业改制的事实,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股票以安置职工及解决遗留问题为前提条件。 2002年7月,衡阳市财政局拟将609万股股票转让给三九集团时,衡阳市政府确定了转让609万股的前提条件是安置职工并承担相关债务、解决遗留问题。但衡阳市国资委在向红翰公司转让上述股票时,并未函告ST生化上述问题如何处理,至今亦未对上述遗留问题予以解决。 (3)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实际上是被告宁保安利用职务之便,并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所为。 宁保安从2008年起至2014年5月间担任唯康药业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处置唯康药业上百亩土地。更为甚者,2012年间,宁保安在受振兴集团委托与衡阳国资委协商涉案股票的转让过程中,与红翰公司恶意串通,欺瞒原告和振兴集团私下操纵了涉案股票的协议转让。 2014年6月,在原告对申请解禁的股票的查证过程中,宁保安自认在衡阳国资委处置609万股时应考虑解决职工身份置换,且身为董事长参与处置而没有解决职工身份置换,造成目前唯康搬迁职工身份置换极大困难。宁保安同时承诺还上市公司新厂区23000平方米规划建设,自己想办法挽回股权处置过错造成的职工身份置换问题,将功补过。宁保安的自认及承诺也进一步证明了涉案股权的协议转让极大地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另,根据红翰公司的成立时间和股东结构,原告也有理由认为红翰公司与宁保安具有重大利益关系。红翰公司受让涉案股票的合法性也有待进一步查证。 (4)涉案股票违规转让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职工安置费用67,202,396.70元将由原告承担 衡阳市国资委在没有解决职工安置及遗留问题情况下,协议转让其持有的ST生化609万股股票,加重唯康药业和ST生化债务负担。现唯康药业的职工因企业改制及职工身份转换等问题不断向相关政府部门上访,衡阳市国资委也向ST生化发函,要求解决职工安置问题。据目前初步统计,职工安置费用高达67,202,396.70元。 ?ST生化承担的唯康药业改制前的债务35,441,608.91元未在涉案股票转让时获得清偿。 2011年至2014年间,原告共计承担唯康药业改制前债务3500余万元。原告认为,根据衡阳市人民政府确定的609万股股票转让前置条件,原告承担的上述债务应当在被告协议转让股票时由被告予以清偿。 综上所述,被告宁保安与被告红翰公司恶意串通,在明知唯康药业的职工安置和遗留债务问题应当在609万股股票转让时作为前置条件予以解决的情况下,欺瞒原告与衡阳市国资委协议转让股票,对原告利益造成极大侵害,属于严重侵权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便维护原告一、二的合法权益。
92条记录123...19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