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ST仁智(002629)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ST仁智

(002629)

  

流通市值:8.34亿  总市值:9.97亿
流通股本:3.45亿   总股本:4.12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20-11-25合同买卖纠纷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湖州贸联机械设备有限公司7850.00 原告为因经营需要,自2017年起开始向被告采购产品-乙二醇。双方形成稳定供销关系之后,即以签订长约合同的方式合作。2017年12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战略采购协议》,约定合作期限为1年,被告全年需向原告提供乙二醇不少于30000吨。原告在协议签署后的十个工作日内可陆续分批次支付供方年度交易总额的10%作为全年履约保金,双方依据协议签署书面终止协议,所有货物、款项清算完毕后的三个工作日内,被告将保证金无息退回给原告。双方依据协议另行签订每一个批次的产品购销合同作为协议的附件,采购价格根据产品购销合同当期的市场价协商确定。 合同签订后,原告根据之后订单情况于2017.12.6至2018.3.30分6笔向被告支付共计2850万元全年履约保证金。 至2018年6月,原告向被告采购乙二醇数量已超原全年的计划采购量30000吨,2018年6月26日,双方协商补充签订了编号为MLRZ180626A的《长约销售协议》,约定被告再向原告增加全年供货45000吨,原告在协议执行日起,支付被告50000000元/伍仟万元整作为全年合约保证金。原告于2018年6月28日向被告支付5000万元保证金。 长约合同签订后,被告一直按约向原告提供乙二醇产品,自2017年6月14至2018年9月27日,原、被告共签订了35份《产品购销合同》,被告共向原告供货34批次,原告均按各购销合同向被告支付了全部货款。 2018年12月1日,双方签订的《战略采购协议》到期,被告按约应当退还原告履约保金2850万元,但被告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延返还,并且拒不与原告签署终止协议。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无果,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函催讨,被告也不予答复。为此,原告认为被告已严重违反双方协议约定,有违诚实信用交易原则,被告拒不退还原告保证金的行为,原告有合理理由推断被告继续履行其他合同的有效性,遂决定终止与被告所有合同。 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温州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支持原告诉讼请求,判令解除原告、被告2份长约合同,立即退还原告合同保证金7850万元,并原告保留追究被告违约责任的权利。
2020-11-18合同保证金纠纷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罗成才;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尚道国际贸易有限公司3790.00 1、诉讼请求(1)请求判决解除原告与被告一签订的合同编号为:SKRZ-20171229-XY-001《战略采购协议》、合同编号为:SKRZ-20180622-XY-001《战略采购协议》;(2)请求判决被告一返还原告保证金3790万及逾期付款损失(逾期付款损失以3790万元为基数自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3)判决被告一支付原告律师费10万元;(4)判决被告二对上述诉讼请求第二、三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5)判决本案诉讼费由上述两被告承担。2、事实与理由2016年9月起至2018年7月,原告向被告采购乙二醇,共计签订采购合同200多份,交易额达6个多亿。随着合作时间的递增,双方之间形成了信赖利益。2017年12月29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编号为:SKRZ-20171229-XY-001《战略采购协议》约定:原告向被告采购乙二醇,全年合计不少于96000吨;原告向被告支付年度交易总额的10%作为全年履约保证金,被告可根据实际到账保证金金额,对供货量按比例进行调整。原告于2018年1月3日支付保证金660万,截至2018年6月,被告向原告供货额达7000万。2018年6月后,原告要求被告继续供货,被告要求原告先行支付合同编号为:SKRZ-20171229-XY-001《战略采购协议》约定的保证金。原告考虑到,全年96000吨的采购量可能无法达到,故与被告协商于2018年6月22日,另行签订合同编号为:SKRZ-20180622-XY-001《战略采购协议》。约定:原告向被告采购乙二醇,全年不少于42000吨,原告支付被告全年履约保证金3200万元。原告于2018年6月25、26日支付被告全年履约保证金3200万元。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陆续向被告下单,并在此期间多次要求被告返还2017年剩余预付款,被告一直予以推拖。原告考虑到被告履约能力,故欲提前终止《战略采购协议》,要求被告退还保证金,被告仅于2018年8月14日退还保证金70万元,尚欠3790万保证金未予以退还。
2020-11-18买卖合同纠纷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罗成才;上海苏克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尚道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510.00 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将浙江尚道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涉案金额1,510万元
2020-04-17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窦晴雪等金票通平台上相关投资者;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原告: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一: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被告二: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被告三: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2月12日,原告与被告一、被告二签订《债权转让及还款协议》(下称“《协议》”)一份。《协议》约定被告二从原告处受让债权同时明确被告二尚欠原告欠款,前述债权转让款及欠款,被告二合计应向原告支付人民币9000万元并按照15%的年利率计算利息。为支付前述款项,被告二向被告一背书转让案涉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用于向被告一融资,由被告一将融资款项向原告支付。《协议》同时约定,如被告一未能在约定期限将融资款项支付给原告,则由被告一将案涉六张商业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原告。《协议》签订后,被告一未能按约支付融资款项,2018年12月28日,被告一将案涉六张商业承兑汇票背书转让原告。至此,原告共取得六张由被告一、被告二作为背书前手,被告三作为出票人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票面金额总计人民币96,770,818.39元(大写:玖仟陆佰柒拾柒万零捌佰壹拾捌佰叁角玖分),出票人均为被告三,收款人均为被告二,背书人均依次被告二、被告一,出票日期均为2018年1月30日,到期日均为2019年1月30日。原告在上述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日,通过电子汇票系统向被告三提示付款,但被告三于2019年2月3日以商业承兑汇票承兑人账户余额不足为由拒绝付款。在被告三拒绝付款后,原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通过电子汇票系统向作为前手背书人的被告一、被告二及作为出票人的被告三发出追索函,要求三被告将案涉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款项足额划付至原告指定账户中。至原告起诉之日,原告未收到三被告任何一方的票据款项。
2020-04-17委托合同纠纷窦晴雪等金票通平台上相关投资者;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原告: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2018年1月,原告浙江仁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仁智股份”)董事长助理陈伯慈经与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经公司”)实际控制人金佩芹多次沟通协商,通过仁智股份开出商业汇票委托中经公司进行融资,并形成了口头委托融资合同。合同成立后,原告于2018年1月30日向被告开具电子商业承兑汇票6张,总金额为96,770,818.39元人民币,前述六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日均为2019年1月30日。被告中经公司获得了仁智股份开具的9,677.08万元(共6张)商业承兑汇票后,于2018年2月1日背书转让给案外人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麦鼎合伙”),背书人中经公司和被背书人麦鼎合伙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基础交易关系。2018年2月12日,中经公司、麦鼎合伙与案外人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当公司”)签订了《债权转让和还款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协议约定,由中经公司受让九当公司持有的浙江大学对外技术贸易有限公司的债权5,476.50万元;中经公司偿还九当公司2017年10月19日自原债权人浙江大学对外技术贸易有限公司受让的其对中经公司享有的债权3,503.7万元,债权转让和抵债合计为人民币9,000万元,协议还约定付款方式为中经公司向九当公司背书转让付款人为案外人山东晨曦商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商业承兑汇票一张,及将从麦鼎投资处融资所得款的一部分支付给九当公司以及九当公司与中经公司在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诉讼案件的解决方案等。此外,因该6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已被被告背书转让给麦鼎合伙和九当公司,原告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中经公司、麦鼎合伙和九当公司向原告返还上述票据。2019年1月16日,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苏02民初473号之五民事裁定书,将案件移送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于2019年12月10日作出(2019)粤01民初39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目前该判决已生效。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中经公司经口头协商委托融资事宜,符合《合同法》关于委托合同的规定,形成了事实上的委托关系。中经公司接受仁智股份的委托融资后,按照《合同法》第404条的规定,应当将处理委托事务取得的财产,转交给委托人。而中经公司将6张的商业承兑汇票后,未给委托人进行融资,而是为自己受让了债权和偿还了自己的债务。中经公司虚构为仁智股份融资的事实,采取欺诈的手段,使仁智股份产生了其与中经公司之间成立委托合同关系的错误认识,并基于该错误认识向中经公司开具了上述六张电子承兑汇票用以融资,中经公司未给付任何对价,造成原告损失。2018年10月,原告仁智股份知道被告采取诈骗手段订立委托融资合同的事实后及时向深圳证监会信息披露系统披露了上述事宜并于2019年1月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麦鼎合伙和九当公司返还上述6张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的规定,应认定被告实施了欺诈行为。同时《合同法》第54条第2款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由此可知,被告的欺诈行为已符合撤销合同条件,且被告因欺诈而订立合同后取得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应返还给原告。
37条记录123...8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