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宏达股份(600331)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宏达股份

(600331)

2.53

0.02  (0.80%)

今开:2.51最高:2.53成交:6.89万手 市盈:0.00 上证指数:2977.33   -0.05%2019-10-17
昨收:2.51 最低:2.50 换手:0.00%振幅:0.00 深证指数:9645.39  0.03%15:02:38

集合

竞价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7-01-14股权协议纠纷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211707.60 第一原告: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 第二原告: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原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三原告: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原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 第二被告: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原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为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1998年12月9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 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后更名为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2002年11月21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2003年1月24日,冶金集团、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2003年5月14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议定书》约定“原有关协议内容与本协议书不一致的,以本协议书为准”。签订上述协议后,金鼎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3亿元。2003年7月28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通过现金出资1.8亿元,原兰坪公司云南方四股东持股40%,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持股60%,原兰坪公司名称变更为金鼎公司。 2005年6月,金鼎公司股东会一致表决同意,将金鼎公司的注册资本由30000万元增至97322万元,完成增资后的股权结构与上述增资之前的股权结构一致。 2009年3月2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宏达集团将其持有的金鼎公司的9%股权转让给宏达股份,转让后宏达股份持有金鼎公司60%的股份,四原告持有金鼎公司40%的股份。 在上述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被告与相关方恶意串通,违反法律相关规定及交易程序,签订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上述《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系无效协议,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对第三人金鼎公司的增资扩股的行为系无效行为。 根据《中国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规定,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向第三人金鼎公司立即返还历年所分配利润及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并承担因此所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因实现权利产生的全部费用)。 诉讼请求 : 第一、请求确认原、被告之间签署的以下协议无效: 1、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 2、2002年11月12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 3、2003年1月24日四原告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签署的《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 4、2003年5月14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 第二、请求确认第一被告、第二被告持有的第三人共计60%的股权无效。 第三、请求确认第三人100%的股权分别由第一原告持有51%,第二原告持有20.7%,第三原告持有25.3%,第四原告持有3%。 第四、请求判令第一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87,589,8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08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65,513,552.6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一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269,126,406.5元)。 第五、请求判令第二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496,342,2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12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074,102,155.4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二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1,620,733,822元)。 第六、请求判令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全部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全部诉讼费用。律师费为人民币4934150.57元。 截止2016年7月31日,上述合计金额为人民币1,894,794,379.07元(大写:人民币壹拾捌亿玖仟肆佰柒拾玖万肆仟叁佰柒拾玖元零柒分)。
2017-01-14股权协议纠纷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211707.60 第一原告: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 第二原告: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原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三原告: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原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 第二被告: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原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为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1998年12月9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 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后更名为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2002年11月21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2003年1月24日,冶金集团、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2003年5月14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议定书》约定“原有关协议内容与本协议书不一致的,以本协议书为准”。签订上述协议后,金鼎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3亿元。2003年7月28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通过现金出资1.8亿元,原兰坪公司云南方四股东持股40%,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持股60%,原兰坪公司名称变更为金鼎公司。 2005年6月,金鼎公司股东会一致表决同意,将金鼎公司的注册资本由30000万元增至97322万元,完成增资后的股权结构与上述增资之前的股权结构一致。 2009年3月2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宏达集团将其持有的金鼎公司的9%股权转让给宏达股份,转让后宏达股份持有金鼎公司60%的股份,四原告持有金鼎公司40%的股份。 在上述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被告与相关方恶意串通,违反法律相关规定及交易程序,签订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上述《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系无效协议,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对第三人金鼎公司的增资扩股的行为系无效行为。 根据《中国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规定,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向第三人金鼎公司立即返还历年所分配利润及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并承担因此所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因实现权利产生的全部费用)。 诉讼请求 : 第一、请求确认原、被告之间签署的以下协议无效: 1、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 2、2002年11月12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 3、2003年1月24日四原告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签署的《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 4、2003年5月14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 第二、请求确认第一被告、第二被告持有的第三人共计60%的股权无效。 第三、请求确认第三人100%的股权分别由第一原告持有51%,第二原告持有20.7%,第三原告持有25.3%,第四原告持有3%。 第四、请求判令第一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87,589,8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08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65,513,552.6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一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269,126,406.5元)。 第五、请求判令第二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496,342,2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12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074,102,155.4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二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1,620,733,822元)。 第六、请求判令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全部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全部诉讼费用。律师费为人民币4934150.57元。 截止2016年7月31日,上述合计金额为人民币1,894,794,379.07元(大写:人民币壹拾捌亿玖仟肆佰柒拾玖万肆仟叁佰柒拾玖元零柒分)。
2017-01-14股权协议纠纷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211707.60 第一原告: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 第二原告:怒江州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原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三原告: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财政局(原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 第二被告: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原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 第三人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为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1998年12月9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 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后更名为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第一被告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2002年11月21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2003年1月24日,冶金集团、云南省怒江州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省兰坪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宏达集团、四川宏达股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2003年5月14日,冶金集团与宏达集团签订了《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议定书》约定“原有关协议内容与本协议书不一致的,以本协议书为准”。签订上述协议后,金鼎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3亿元。2003年7月28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通过现金出资1.8亿元,原兰坪公司云南方四股东持股40%,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持股60%,原兰坪公司名称变更为金鼎公司。 2005年6月,金鼎公司股东会一致表决同意,将金鼎公司的注册资本由30000万元增至97322万元,完成增资后的股权结构与上述增资之前的股权结构一致。 2009年3月2日,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宏达集团将其持有的金鼎公司的9%股权转让给宏达股份,转让后宏达股份持有金鼎公司60%的股份,四原告持有金鼎公司40%的股份。 在上述增资扩股及股权变更过程中,被告与相关方恶意串通,违反法律相关规定及交易程序,签订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上述《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系无效协议,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对第三人金鼎公司的增资扩股的行为系无效行为。 根据《中国人民共合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规定,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第一被告宏达集团、第二被告宏达股份向第三人金鼎公司立即返还历年所分配利润及同期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并承担因此所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因实现权利产生的全部费用)。 诉讼请求 : 第一、请求确认原、被告之间签署的以下协议无效: 1、2002年9月7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合作协议》; 2、2002年11月12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联合开发兰坪铅锌矿的框架协议》; 3、2003年1月24日四原告与第一被告、第二被告签署的《云南兰坪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协议书》; 4、2003年5月14日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与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的《开发兰坪铅锌矿相关事项议定书》。 第二、请求确认第一被告、第二被告持有的第三人共计60%的股权无效。 第三、请求确认第三人100%的股权分别由第一原告持有51%,第二原告持有20.7%,第三原告持有25.3%,第四原告持有3%。 第四、请求判令第一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87,589,8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08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65,513,552.6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一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269,126,406.5元)。 第五、请求判令第二被告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人民币496,342,200元后,向第三人立即返还2003年至2012年违法获得的利润本金人民币1,074,102,155.4元及计算至前述资金返还完毕之日的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截止2016年7月31日,第二被告应返还的利润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1,620,733,822元)。 第六、请求判令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全部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全部诉讼费用。律师费为人民币4934150.57元。 截止2016年7月31日,上述合计金额为人民币1,894,794,379.07元(大写:人民币壹拾捌亿玖仟肆佰柒拾玖万肆仟叁佰柒拾玖元零柒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