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ST地矿(000409)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ST地矿

(000409)

  

流通市值:17.04亿  总市值:21.46亿
流通股本:4.06亿   总股本:5.11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5-12-18合同纠纷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山东地矿集团有限公司-- 原 告: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被 告:山东地矿集团有限公司 被 告: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原告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诉称,为明确公司 2012 年 9 月重大资产重组时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山东地矿集团有限公司(原名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关于 ST 泰复资产重组盈利预测补偿事宜之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诉称该补充协议约定:虽然其作为 ST 泰复的重组方之一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但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盈利预测补偿事宜的实际补偿义务方和连带责任方。由于公司重大资产重组 2014 年业绩承诺未能完成,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需履行股份补偿义务,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提请诉讼,诉称山东地矿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对《关于 ST 泰复资产重组盈利预测补偿事宜之补充协议》不予承认,请求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对《关于 ST泰复资产重组盈利预测补偿事宜之补充协议》效力进行确认。
2015-06-10股东大会决议效力确认事宜纠纷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褚志邦;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原 告: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 被 告: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 被 告: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被 告: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 褚志邦 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于 2015 年 5 月 28 日召开 2015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采用股份赠与补偿方式时重大资产重组参与股东全额赠与股份的议案》和《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公司董事会全权办理回购或者股份赠与相关事宜的议案》。三被告应依据股东大会的决议履行股份补偿(赠与)义务,但在股东大会通过决议 10 日内,三被告均未从证券交易市场购买差额部分股份。至今,经公司多次催告,三被告拒不履行股份补偿义务。为保护公司及其中小股东的合法利益不受侵害,特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决。 2015-8-14:增加诉讼请求事项: 1、请求判令第一被告山东地利将1,557,017股限售股过户。 2、请求判令第三被告宝德瑞将6,328,916股限售股过户。 3、请求判令第四被告褚志邦立即解除1,697,522限售股的质押并过户。2017年5月10日,公告送达判决书期满,公司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案号为[2017]鲁执37号。 2017年9月7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褚志邦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12月22日,因刘爱秀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书面承诺,同意代褚志邦履行股份补偿义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刘爱秀所持1,697,522股山东地矿(证券代码000409)股票,并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办理完成股份司法冻结手续。 2018-1-15:公司本次收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决定书》([2017]鲁执37号)主要内容如下: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472号民事判决中,因被执行人褚志邦未按照执行通知书的要求向本院报告财产亦未履行义务,违反了财产报告制度,本院于2017年9月7日依法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7年11月19日,第三人刘爱秀向本院出具书面承诺,同意代褚志邦向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履行交付股票义务,本院也依法冻结了刘爱秀名下的相应股票。现被执行人褚志邦向本院提出书面申请,请求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本院认为,因第三人刘爱秀代被执行人褚志邦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决定如下: 将褚志邦(身份证号:140123********0018)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 本决定一经作出即生效。 2018-5-11:公司本次收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决定书》([2017]鲁执37号之三)主要裁定内容如下: 1.解除对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557,017股“山东地矿”股票、被执行人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6,328,916股“山东地矿”股票以及第三人刘爱秀持有的1,697,522股“山东地矿”股票的冻结。 2.将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557,017股“山东地矿”股票、被执行人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6,328,916股“山东地矿”股票以及第三人刘爱秀持有的1,697,522股“山东地矿”股票过户至申请执行人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2018-5-30:公司本次收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鲁执37号之四)主要内容如下: 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褚志邦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鲁商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依据该生效判决,被执行人褚志邦应当交付申请执行人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地矿”股份1,697,522股,并偿还由申请执行人垫付的案件受理费81,945元。在执行过程中,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18日向被执行人褚志邦发出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后因第三人刘爱秀向本院出具承诺书,同意代褚志邦向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交付1,697,522股“山东地矿”股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8日冻结了第三人刘爱秀持有的1,697,522股“山东地矿”股票。2018年2月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被执行人褚志邦交付的81,945元案件受理费过付至申请执行人。2018年4月2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冻结的第三人刘爱秀持有的1,697,522股“山东地矿”股票过户至申请执行人名下。案件执行费500元已由褚志邦交付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至此,被执行人褚志邦所应履行的(2015)鲁商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确定的义务已经执行完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终结(2015)鲁商初字第48号民事判决中对褚志邦的执行。 本裁定送达后立即生效。 2018-07-11: 公司本次收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鲁执 37 号之五)主要内容如下: 本院在执行申请人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山东华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宝德瑞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褚志邦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于 2017 年 5 月 19 日向被执行人发出了执行通知书,责令被执行人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但被执行人未履行该义务。本院于 2018 年 2月 2 日依法冻结了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人民币83,257.65 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 划扣被执行人山东地利投资有限公司 15158101040025047 账户内的存款人民币 83,257.65 元。 2018-07-21: 公司本次收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鲁执 37 号之六)主要内容如下: 裁 定如下: 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申请执行人如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或冻结的股权具备处置条件时,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2009-10-17损害公司利益赔偿纠纷泰复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程龙杰;高月嫦;彭文辉;深圳市纬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孙晓路-- 原告:泰格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纬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被告:孙晓路 被告:高月嫦 被告:程龙杰 被告:彭文辉 有关本案的简要情况 2002 年至2004 年期间,纬基公司持有泰格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13.42%的股份,为公司的非国有控股股东,在此期间公司与中联利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协商一致,由公司作为担保人,由中联利公司向华夏银行申请贷款人民币2000 万元,其中800 万元由中联利公司使用,1200 万元由公司使用,并各自归还所用贷款份额及利息。但纬基公司利用对公司的控制权,侵吞、占用了中联利公司于2002 年1 月11 日转入的该笔款项(扣除利息后为1150万元),至今未还。
2009-04-03证券虚假陈述赔偿纠纷陈世炎;丁崎;房芬;纪晨霞;李铭;李绍连;孙念祖;泰格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万学英;万章英;吴兴云;周健793927.93 公司于2000 年9 月至2003 年1 月期间,共有5 笔借款总计18,750万元和开出银行承兑汇票114 份总计金额97,000 万元。上述重大债务未在相关定 期报告中披露,部分重大协议签订后也未履行临时公告义务。原告认为因公司没有披露,属重大遗漏,对于因虚假陈述致使其遭受损失,请求法院判令公司赔偿上述11 位原告损失共计人民币793,927.93元。
2009-04-03证券虚假陈述赔偿纠纷陈世炎;丁崎;房芬;纪晨霞;李铭;李绍连;孙念祖;泰格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万学英;万章英;吴兴云;周健793927.93 公司于2000 年9 月至2003 年1 月期间,共有5 笔借款总计18,750万元和开出银行承兑汇票114 份总计金额97,000 万元。上述重大债务未在相关定 期报告中披露,部分重大协议签订后也未履行临时公告义务。原告认为因公司没有披露,属重大遗漏,对于因虚假陈述致使其遭受损失,请求法院判令公司赔偿上述11 位原告损失共计人民币793,927.93元。
18条记录1234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