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华创阳安(600155)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华创阳安

(600155)

  

流通市值:275.72亿  总市值:275.72亿
流通股本:17.40亿   总股本:17.40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8-05-09证券回购合同纠纷案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吴道洪36547.59 1、诉讼各方当事人 原告: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神雾集团”) 被告:吴道洪(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君盛”) 被告:高宗霖(北京东方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2、诉讼事实及理由 2017年7月19日,神雾集团与华创证券签订《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以下简称“业务协议”),之后,依据《业务协议》约定,神雾集团分别于2017年7月19日、2017年7月28日和2017年10月10日与华创证券签订了三份《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书》(以下简称“交易协议书”),分次质押共计3000万神雾节能(股票代码000820)股票,向华创证券融资共计347,000,000元整。2018年1月24日,因质押股票价格下跌导致履约保证比例低于160%,神雾集团按照约定方式补充质押了神雾节能(股票代码000820)400万股限售股票。 2017年7月19日,吴道洪与华创证券签订《保证合同》,对神雾集团在《业务协议》及《交易协议书》项下的全部义务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2017年10月9日,东方君盛和高宗霖分别与华创证券签订《保证合同》,对神雾集团在《业务协议》及2017年10月10日《交易协议书》项下融资本金1.47亿所涉及的全部义务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 2018年3月30日,神雾集团提供的质押股票价格再次下跌导致履约保证比例低于160%,神雾集团不仅未及时发起履约保障补充交易,而且还未按约定于2018年3月31日前支付2018年第一季度利息。经华创证券多次催告,神雾集团及保证人均未能履行利息支付、提前购回及连带保证责任。因此,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华创证券向贵州高院提起诉讼,目前该诉讼已被贵州高院受理。 3、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神雾集团提前清偿融资款3.47亿元并支付利息至实际付清融资款本金之日止(截止2018年3月30日未支付利息为6,260,142.31元,自2018年4月1日起至实际付清融资款本金之日的利息,按双方协议约定计算); (2)判令被告神雾集团支付因未按时付息应承担的违约金至实际付清利息之日止 (从2018年4月1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违约金为33,804.77元,自2018年4月19日起至实际付清利息之日止的违约金,按协议约定计算); (3)判令被告神雾集团支付因履约保障比例低于160%而应承担的违约金(从2018年1月30日起至2018年4月18日止应支付违约金11,421,949.86元,2018年4月18日以后的违约金根据实际违约天数按双方协议约定计算); (4)判令被告神雾集团承担原告因追讨融资款而发生的律师代理费600,000.00元、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保险费160,000.00元。 (截至2018年4月18日,以上1至3项计人民币364,715,896.94元,加上4项总计人民币 365,475,896.94元。) (5)判令原告对被告神雾集团提供的神雾节能(股票代码000820)3400万股质押股票拍卖/变卖后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6)判令被告吴道洪对上述1至4项融资款、利息、违约金、律师费、保险费承担连带责任; (7)判令被告东方君盛、被告高宗霖对上述1至4项其中融资款1.47亿元、季度利息2,817,500.00元、未支付利息违约金15,214.50元、履约保障比例低于160%违约金4,841,138.75元、律师费、保险费承担连带责任; (8)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四被告承担。
2018-03-27信用保险合同纠纷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8451.91 原告: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一: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二: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 被告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 案件事实及理由 青岛星瀚信德贸易有限公司(“青岛星瀚”)向被告一投保了国内贸易信用保险,承保标的为青岛星瀚与齐星集团有限公司(“齐星集团”)签署的《购销合同》,共同被保险人为瑞高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瑞高保理”)。根据《保险合同》之《批单3》第4条的约定,如编号为210446670050020170209070491266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标的票据”)之承兑人齐星集团在票据到期日未及时兑付的,应当视为保险事故已发生。根据《保险合同》之《国内贸易信用保险保单明细表》的约定,承保比例为80%,最高责任限额为人民币1亿元。《购销合同》项下应收账款金额与标的票据票面金额均为100,217,700元。 2017年2月,青岛星瀚与瑞高保理签署了《应收账款转让合同》,将其享有的《购销合同》项下应收账款及其相关权益全部转让给瑞高保理,并向瑞高保理转让了标的票据。随后,瑞高保理与原告(代表“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下称“专项计划”)签署了《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资产买卖协议》、《循环购买基础资产协议》、《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票据质押协议》,将其受让的应收账款及其相关权益全部转让给专项计划,并将标的票据出质给原告。据此,原告代表专项计划受让取得了保险标的项下所有权益,依法承继了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 青岛星瀚、被告一与原告共同签署了《赔款转让协议》,约定被告一有义务将《保险合同》项下理赔款项直接全额支付给原告。原告作为标的票据质权人,指令相关银行在票据到期日(2017年5月15日)通过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发出付款提示,被承兑人齐星集团拒付,至此,保险事故已发生。原告及瑞高保理于2017年5月24日已书面通知被告一保险事故发生事宜,并向被告一提交了全部保险理赔所需材料及保险索赔申请文件。截至目前,三被告均消极应对、不予回应,更未能依法、按约履行保险理赔义务,严重违反了《保险合同》的约定。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共同赔付原告人民币80,174,160元(此金额为标的票据票面金额100,217,700元的80%); 2、判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共同赔偿逾期履行保险理赔义务给原告造成的损失(以人民币80,174,160元为基数,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上浮50%,自2017年5月24日起计算至三被告实际支付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3月19日,利息金额为4,344,938.38元。
2018-03-24信用保险合同纠纷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8164.80 原告: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一: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二: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 被告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 事实及理由 北京天福昌运制冷设备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天福”)向被告一投保了国内贸易信用保险,承保标的为北京天福与光大国际建设工程总公司(“光大国际”)签署的《购销合同》,共同被保险人为瑞高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瑞高保理”)。根据《保险合同》之《批单3》第4条的约定,如编号为231329003801820170209070467446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标的票据”)之承兑人光大国际在票据到期日未及时兑付的,应当视为保险事故已发生。根据《保险合同》之《国内贸易信用保险保单明细表》的约定,承保比例为80%,最高责任限额为人民币1亿元,《购销合同》项下货款金额为人民币102,060,000元。 2017年2月,北京天福与瑞高保理签署了《应收账款转让合同》,将其享有的《购销合同》项下应收账款及其相关权益全部转让给瑞高保理,并向瑞高保理转让了标的票据。随后,瑞高保理与原告(代表“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下称“专项计划”)签署了《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资产买卖协议》、《循环购买基础资产协议》、《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票据质押协议》,将其受让的应收账款及其相关权益全部转让给专项计划,并将标的票据出质给原告。据此,原告代表专项计划受让取得了保险标的项下所有权益,依法承继了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 北京天福、被告一与原告共同签署了《赔款转让协议》,约定被告一有义务将《保险合同》项下理赔款项直接全额支付给原告。原告作为标的票据质权人,指令相关银行在票据到期日(2017年5月15日)通过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发出付款提示,被承兑人光大国际拒付,至此,保险事故已发生。原告及瑞高保理于2017年5月24日已书面通知被告一保险事故发生事宜,并向被告一提交了全部保险理赔所需材料及保险索赔申请文件。截至目前,三被告均消极应对、不予回应,更未能依法、按约履行保险理赔义务,严重违反了《保险合同》的约定。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共同赔付原告人民币81,648,000元(此金额为标的票据票面金额102,060,000元的80%); 2、判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共同赔偿逾期履行保险理赔义务给原告造成的损失(以人民币81,648,000元为基数,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上浮50%,自2017年5月24日起计算至三被告实际支付之日止)。
2018-02-09股权转让纠纷保定市城市芳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北宝硕股份有限公-- 原告:保定市城市芳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被告:河北宝硕股份有限公司 诉讼理由 2015年7月9日,城市芳庭与我公司及保定宝硕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硕置业”)签订了《关于保定宝硕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权转让协议”)等协议,双方约定了关于我公司将所持有的宝硕置业60%股权转让给城市芳庭,该部分股权转让已于2015年8月份实施完毕。 另外,城市芳庭称与我公司于2015年7月9日签署了《<关于保定宝硕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应按照《补充协议》约定,要求我公司按照2015年6月的宝硕置业100%股权的评估价格将持有的宝硕置业剩余40%股权(9600万元)转让给城市芳庭。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履行转让宝硕置业40%股权(9600万元)的义务,并于判决生效15日内办理完毕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2018-07-03:公司收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冀民辖终 50 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公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7-08-26公司票据追索权纠纷一案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青岛星瀚信德贸易有限公司;瑞高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10021.77 一、本次诉讼基本情况(一)各方当事人原告: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创证券”)住所: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华北路 216 号法定代表人:陶永泽被告:瑞高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简称“瑞高保理”)住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富特北路 211 号 302 部位 368 室法定代表人:于安琪被告:青岛星瀚信德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青岛星瀚信德”)住所:青岛市保税区北京路 63 号天智大厦 6 层 J 户法定代表人:贾立忠第三人: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简称“中信银行上海分行”)住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富城路 99 号,震旦国际大楼主楼地下1 层,主楼 1 层朝西入口右侧部分,第 2、3、27、28、33 层法定代表人:胡罡(二)案件事实2016 年 12 月 13 日,华创证券作为管理人设立“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该专项计划于 2016 年 12 月 15 日公告成立。根据瑞高保理与华创证券签署的《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资产买卖协议》、《华创证券瑞高保理(财盈三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票据质押协议》、《循环购买基础资产协议》等合同约定,瑞高保理于 2017 年 2 月 9 日将票号为2 104466700500 20170209 07049126 6 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华创证券(由中信银行上海分行作为质押代理人)。该票据的出票日期为 2017 年 2 月 9 日,到期日为 2017 年 5 月 15 日,票面金额为 100,217,700 元,出票人、付款人为齐星集团有限公司,背书人依次为青岛星瀚信德、瑞高保理。2017 年 5 月 15 日,票据到期后,中信银行上海分行经华创证券授权以华创证券的名义向齐星集团有限公司提示付款。2017 年 5 月 27 日,上述质押票据经提示付款后被拒绝付款。(三)诉讼请求1. 判令被告瑞高保理向原告支付票据款 100,217,700 元并支付相应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人民币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 2017 年 5 月 15 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 判令被告青岛星瀚信德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 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因本案而支出的律师费、差旅费等合理费用共计 150万元;4. 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11条记录123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