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江西铜业(600362)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江西铜业

(600362)

  

流通市值:508.44亿  总市值:848.37亿
流通股本:20.75亿   总股本:34.63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9-07-31货款纠纷上海江铜营销有限公司山东鑫汇铜材有限公司;山东中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孙淑惠;烟台佳恒铜业有限公司;烟台佳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烟台山上里金矿有限公司;招远佳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招远金山商贸有限公司;招远市金种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110700.41 就被告一山东鑫汇铜材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鑫汇公司”)向上海江铜营销有限公司购买铜材等货物事宜,原告上海江铜营销与被告一山东鑫汇公司长期合作,并每个年度签订年度铜材产品销售合同。2016年12月31日,原告上海江铜营销与被告一山东鑫汇公司签订了《2017年度铜材产品销售合同》[合同编号:TGX17027](以下简称“销售合同”),约定货品发出后每月25日买方(被告一山东鑫汇公司)付清所发货品全部货款的付款原则;买方付款违约后,自违约日起,卖方(原告)有权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公布的贷款利率上浮20%向买方计收
2019-06-21合同纠纷江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艾乐瑞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范燕燕;上海鹰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燕卫民;郑建龙137432.19 自2013年6月5日至2015年6月3日,原告与被告一(曾用名:上海鹰悦实业有限公司)签署了系列买卖合同,其中包括编号为“201-010-20130605P5653”的《产品购销合同》(根据原告与被告一于2013年8月29日签署的《补充协议》,编号为“201-010-20130619P5872”的《产品购销合同》为该合同的组成部分,以下统称为“5653购销合同”),以及编号为“PA211506027”的《工矿产品采购合同》(以下简称“6027采购合同”)以及相关补充协议(5653购销合同与6027采购合同
2019-06-13灭失货物纠纷帮的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108791.23 原告原名称为芜湖帮的贸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4月17日更名为帮的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自2011年起,原告与深圳江铜营销及案外人恒宝昌公司(上海)铜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宝昌公司”)从事铜杆贸易,基本交易模式为:由恒宝昌公司向原告支付保证金用于采购铜杆,原告收到恒宝昌公司支付的约10%的保证金(剩余款项恒宝昌公司于90天内向原告支付)后,向深圳江铜营销采购铜杆,并向深圳江铜营销支付全额货款,深圳江铜营销向原告出具货权凭证并负责仓储、保管相应铜杆。原告根据恒宝昌公司的付款金额向恒宝昌公司开具相应数量的提货单
2019-06-13营销采购纠纷帮的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108187.24 原告原名称为芜湖帮的贸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4月17日更名为帮的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自2011年起,原告与深圳江铜营销及案外人恒宝昌公司(上海)铜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宝昌公司”)从事铜杆贸易,基本交易模式为:由恒宝昌公司向原告支付保证金用于采购铜杆,原告收到恒宝昌公司支付的约10%的保证金(剩余款项恒宝昌公司于90天内向原告支付)后,向深圳江铜营销采购铜杆,并向深圳江铜营销支付全额货款,深圳江铜营销向原告出具货权凭证并负责仓储、保管相应铜杆。原告根据恒宝昌公司的付款金额向恒宝昌公司开具相应数量的提货单
2016-03-23销售合同纠纷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奔达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东宏羽铜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奔达康电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奔达康物流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申朗讯电气电缆有限公司;深圳市万棱电缆发展有限公司42580.11 原告: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 被告:奔达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深圳市万棱电缆发展有限公司 深圳市申朗讯电气电缆有限公司 广东宏羽铜业集团有限公司 深圳市奔达康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奔达康物流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原告为铜材产品的营销公司,而各被告则为铜材产品加工/贸易公司,其中被告一现为或曾经为其他被告的控股公司,被告相互之间为关联性公司。 2011年被告一与原告签订了编号为SZYK-SZBDK-TR-NG2011-001的《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2011年度铜材产品销售合同》,被告二、被告三、被告四、被告五和被告六被纳入年度销售合同,进行集中采购,当年度的采购数量为6,000-12,000吨,采购条件为“送货到15日内必须到款。(遇节假日不顺延)”。由于被告采购团模式采购没有发生拖欠货款情况,而且各被告之间也频繁存在某被告货款到期由其他被告代付的情况,原告在2012年度的销售合同中将付款条款调整为“货到15日内付款”,在2013年度的销售合同中调整为“货到20个工作日内付款”,采购量从2012年度3月-12月的15,000吨调整到2013年度3月-12月的46,000吨。在此期间,被告采购团付款记录良好,没有出现拖欠货款情况。 考虑到2011年度至2013年度被告集团采购没有发生拖欠货款情况以及各被告之间频繁代付情况,原告与被告一签订了编号为SZYXBDK-TR-2014-001《深圳江铜营销有限公司2014年度铜材产品销售合同》,继续维持2013年度的“货到20个工作日内付款”,并且采购量也从2013年度的46,000吨调整到2014年度的78,000吨。 2014年度协议签订后,原告根据被告一的采购申请,向各被告销售铜材,但是就向被告二供货部分发生货款拖欠126,085,446.20元人民币,就向被告三供货部分发生货款拖欠107,924,319.34元人民币,就向被告四供货部分发生货款拖欠158,516,934.53元人民币。对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未向原告支付货款,各被告也未能按照之前互相代付惯例向原告支付货款。 原告认为被告一作为2014年度铜材产品销售合同的缔约买方,被告二、被告三和被告四为铜材产品的实际采购方,构成相关货物的共同买方,须对实际采购的货物共同承担货款支付的责任。同时,各被告组成采购团,从2011年度开始就一直频繁存在某被告货款到期由其他被告代付货款的情况,据此原告和各被告之间也形成了各被告代付货款的贸易惯例,各被告也须对货款支付承担共同连带付款责任。 诉讼请求: (1)各被告连带支付原告货款392,526,700.07元及其按照约定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 (暂计至2015年7月31日为33,274,359.43元); (2)六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