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舍得酒业(600702)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舍得酒业

(600702)

  

流通市值:460.32亿  总市值:462.14亿
流通股本:3.31亿   总股本:3.32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4-09-05租赁纠纷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MALAYA GLASS PRODUCTS SDN.BHD.;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 原告: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被告:MALAYA GLASS PRODUCTS SDN. BHD.。 公司及被告 MALAYA GLASS PRODUCTS SDN. BHD.(中文译名:马来亚玻璃产品私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玻公司”)系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天马”)的股东,分别持有四川天马 40%及 60%的股权。 四川天马成立前,2001年 8月 8日公司与马玻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 《租赁协议》约定,公司将其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及其投资修建的道路、厂房及设施等,按照双方商议的设计实现后的实际发生的数量和金额出租给四川天马。《租赁协议》进一步约定,《租赁协议》在四川天马成立后由四川天马按照《租赁协议》的内容与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实施。 为实施《租赁协议》,2003年 3月 26日公司与四川天马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2006年 2月 3日双方就上述《租赁合同》签订了《租赁合同修改、增补协议》。2008年 1月 1日公司与四川天马又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按照上述两份《租赁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的内容,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向四川天马出租了设计实现后项目所需的、公司名下的土地使用权和厂房等。 公司认为,公司已履行了其与马玻公司之间的《租赁协议》,该份《租赁协议》因履行完毕而终止。但是,马玻公司对于该份《租赁协议》已终止之事一直不予认可。 1、判决确认原告与被告之间 2001年 8月 8日的《租赁协议》已终止;2、判决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2014-09-05公司解散纠纷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MALAYA GLASS PRODUCTS SDN.BHD.;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 原告: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 第三人:MALAYA GLASS PRODUCTS SDN. BHD. 2010年 7月 16日,在公司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四川天马的直接竞争对手、美国玻璃产品制造商 Owens-Illinois, Inc.,通过其关联公司在境外收购了马玻公司 100%股权,从而间接收购了马玻公司持有的四川天马 60%股权。 但是,OI 公司控制下的马玻公司与公司的合作极不顺利,四川天马的经营和管理逐步陷入困境。为了解决四川天马无法正常运转的困境,合资双方决定启动另行协商合资条件的谈判。2011年 5月 16日,OI 公司与公司签署了一份《组建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临时董事会备忘录》,决定组建临时董事会,职责是“选定委任临时性新法人,总经理,副总经理,以解决天马公司眼下困境”,临时董事会到双方签署新的合作条件和合资公司章程并产生出正式董事会时自动解散。 公司委派的顾逸飞(Robert McGuire)先生出任四川天马的董事长。 依照四川天马《章程》规定,董事会是四川天马的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会议由董事长召集并主持,董事长应在董事会开会前 10天书面通知各董事,写明会议内容、日期、时间和地点。然而,自 2011年 5月 17日至今,马玻公司委派的顾逸飞(Robert McGuire)先生从未召集董事会会议,四川天马董事会也从未召开过任何董事会会议,亦未形成任何决议,四川天马权力决策机制失灵。四川天马新一届董事会无法履行其职责,董事会的管理失位不仅没有解决之前四川天马无法正常运转的困境,反而使得四川天马的经营管理更加举步维艰,公司的安全生产隐患突显、潜在经济损失和法律责任陡增。 四川天马的管理陷入僵局后,公司尽力与 OI 公司寻求共识,希望四川天马的经营管理能重回正轨。但是,OI 公司境外收购马玻公司并间接持股四川天马这一事实,破坏了外商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人合特点,导致公司与马玻公司双方股东共同经营四川天马的信赖基础不复存在。双方虽经多轮谈判、沟通,仍无法就合资经营事宜达成新的一致意见。 公司认为,四川天马作为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董事会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董事会会议,其经营管理发生了严重困难,并且上述问题通过其他途径已经不能解决,根据《公司法》规定,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应予以解散。 1、判决解散被告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 2、判决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