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北汽蓝谷(600733)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北汽蓝谷

(600733)

  

流通市值:136.12亿  总市值:260.63亿
流通股本:18.25亿   总股本:34.94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17-02-14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1位股民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5643.07 原告: 32位股民 被告: 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9月12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川【2016】1号),中国证监会认定前锋股份存在以下违法事实:1、前锋股份未依法披露发生的重大诉讼事件;2、前锋股份未依法披露发生的重大担保事件。 截至目前,公司共收到29起证券虚假陈述股民索赔案件,涉案金额共计 43,128,227.98元,案件均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公司于2017年1月21日披露了前期28起股民索赔案件情况,涉案金额共计35,647,636.36元。2017年1月21日至今,公司新增1起股民索赔案件,涉案金额共计7,480,591.62元。 2017-5-12: 2017年2月14日至今,新增3起股民索赔案件,涉案金额共计7,663,013.87元 2017-5-26: 2017年5月12日至今,新增6起股民索赔案件,涉案金额共计5,639,422.57元。 2017-6-14:2017年5月26日至今,新增12起股民索赔案件,涉案金额共计3,589,021.24元。
2017-01-21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佟秀玲、肖红、张大器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3564.76 被告于2016年9月12日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川【2016】1号),中国证监会认定公司存在的违法事实。 (一)、诉讼各方当事人: 原告:佟秀玲、肖红、张大器3名自然人 被告: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共计657,135.24元。 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二)、诉讼各方当事人: 原告:钱志发、周华英、钱龙明3名自然人 被告: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损失共计615,286.80元。 (三)、诉讼各方当事人: 原告:徐赟云等22名自然人 被告一: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二至被告十:时任董事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共计34,375,214.32元; 2、被告二至被告十对被告一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3、案件受理费由十被告承担。
2016-07-09借款纠纷北京巨鹏投资公司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14302830.88 原告:北京巨鹏投资公司 被告: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2000年12月12日至2003年9月8日,原告分四次向被告出借款项共计2400万元。2013年10月18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债务确认备忘录》,确认:1、原告向被告借款共计2400万元及该借款金额的组成、支付情况;2、就上述欠款中的1200万元,被告向原告支付了部分利息,尚有部分利息未予支付;3、就上述欠款中的另外1200万元,被告从未向原告支付过利息。 2013年11月22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催告函》,要求被告在2013年11月30日前偿还全部借款及相应利息,但截至原告起诉之日,被告未履行相关还款义务。 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偿还借款本金共计人民币2400万元及本金付清之日止的利息(其中800万元借款,按双方约定的贷款利率计算;另外1600万元借款,按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借款利率计算。暂计至2016年2月29日,总额为14302830.88万元(注:原文如此))。 2、请求判令由被告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与本案有关的全部费用。
2016-03-31借款合同纠纷中国银行金牛支行北京标准前锋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标准前锋商贸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帅文瑾2032.58 原告:中国银行金牛支行 被告: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 北京标准前锋商贸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 被告:北京标准前锋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帅文瑾 2015年6月4日被告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骨数码公司”)因经营用款,向原告中国银行金牛支行借款2000万元 ,双方签订了编号为2015金中小授信字AG001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以下简称“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限为6个月,还款日期为2015年11月25日,按实际提款日前一个工作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加185个基点计算,付息方式按季结付。为保证还款,原告与被告“标准成都分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5年金中小(存单)质字第AG001号的《质押合同》,约定“标准成都分公司”以其在中国银行成都沙湾支行2200万的定期存单(帐号:130684201923)对《借款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担保;同时原告与被告帅文瑾签订了编号为2015年金中小保字AG001号的《保证合同》,约定被告帅文瑾以《借款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向被告“傲骨数码公司”发放了2000万元贷款。 2015年8月初,原告对被告“傲骨数码公司”进行贷后例行调查,发现公司管理混乱,且不能提供有效的发票、收据等财务凭证以印证贷款用途;此后,原告又陆续接到成都市公安局、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告“傲骨数码公司”和“标准成都分公司”的协查通知。此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告“标准成都分公司”质押给原告的定期存单进行了刑事冻结,导致原告实现债权面临重大风险。鉴于被告的上述违约情形,严重危害原告的贷款安全,为及时维护自身权益,原告向被告“傲骨数码公司”发出了《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编号为2015年金中小授信字AG001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贷款本息全部提前到期,要求立即偿付全部贷款本息;此后原告又向被告“标准成都分公司”发出了《履行担保责任的函》,向被告帅文瑾发出了《履行保证责任通知函》,要求共履行担保责任,代被告“傲骨数码公司”向原告清偿全部债务。但截止起诉之日,虽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仍未归还借款本息。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归还借款本金20,000,000.00元(大写:人民币贰仟万元整),并承担自2015年6月21日起至2015年9月14日的利息等计325,833.34元(实际计算至本息还清之日止); 2、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标准成都分公司、被告北京标准前锋商贸有限公司按照2015年金中小(存单)质字第AG001号《质押合同》约定,对被告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债务承担担保责任; 3、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帅文谨对被告成都傲骨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4、请求法院判令本案诉讼费、律师费、公告费、财产保全费等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相关费用由上述四被告共同承担。
2016-03-26侵权责任纠纷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6020.00 原告: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一: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福田支行 被告二: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案外人五洲证券有限公司的前身为洛阳市证券公司(下称五洲证券或洛阳证券)。2003年,洛阳证券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1000万元增至人民币5.12亿元,更名为五洲证券并迁址至深圳市。包括原告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前锋公司)在内的9家单位被核准为五洲证券的新增资股东,其中前锋公司的出资额为人民币8700万元。 2004年2月,洛阳证券因增资扩股需要,在被告广东发展银行深圳福田支行〔下称福田支行〕开立了102061591010000026账户(下称验资户)用于收缴新增股东的出资款。2004年3月3日和2004年3月5日,前锋公司分别向验资户汇入出资款人民币770万元和人民币7930万元,共计人民币8700万元。同年3月16日,众环会计师事务所据此出具了武众会(2004)298号《验资报告》,确认前锋公司已完成对五洲证券缴付出资人民币8700万元。2004年6月5日,福田支行在河南省证监局向其发出的银行询证函回函中再次确认,截至当日,包括前锋公司在内的各股东缴付的增资款仍在验资户内。后经河南省证监局调查证实,验资户内的增资款早已被转出,由此认定:“广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福田支行、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参与并积极配合了五洲证券股东的虚假出资行为,并且在我局的调查中刻意隐瞒事实真相,出具虚假证明。” 2010年12月27日,五洲证券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诉称:2004年2月该公司因增资扩股需要,分别在福田支行和深圳发展银行布吉支行开立验资户,用于收取新增股东出资款。前锋公司在2004年3月3日和2004年3月5日分两次汇入福田支行验资户8700万元。在验资期间由五洲证券与福田支行进行配合,将前锋公司的出资资金连同验资帐户的其他资金分次全部流出验资帐户,构成虚假出资。此过程中,福田支行违反了《人民币银行结算帐户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关于验资账户在验资期间只收不付的规定,并出具虚假证明。为此,五洲证券请求法院判令前锋公司履行8700万元的出资义务、福田支行在虚假资金证明范围内承担责任。 2013年8月7日,五洲证券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对福田支行的起诉,法院予以照准。 2013年10月28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豫法民二初字第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认为:前锋公司虽然已向五洲证券的广发验资户出资8700万元,但该笔资金在验资日前就流出验资户,故前锋公司并未履行股东的出资义务。如果前锋公司认为是因他人的过错造成其未履行出资义务,可依法另行向其主张权利。据此,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前锋公司应向五洲证券支付人民币8700万元及相应利息。 前锋公司不服前述判决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二审作出(2014)民二终字第2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前锋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2月,前锋公司收到五洲证券《债权转让通知书》,被告知五洲证券已将前述生效判决项下的债权本息转让给北京协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协信公司〕,要求前锋公司尽快向协信公司履行全部义务。2016年2月,前锋公司与协信公司达成《债权清偿协议书》,确认协信公司对前锋公司的具体债权金额为人民币17400万元。经协商,协信公司同意前锋公司在向其清偿人民币6000万元后,放弃其余11400万元的债权。前锋公司已开始履行《债权清偿协议书》的债务清偿义务。 前锋公司认为,福田支行违规配合五洲证券,在增资验资过程中,违反《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十四条和第三十七条有关验资帐户“只收不付”的管理规定,将前锋公司注入的人民币8700万元出资款违规转出验资户,是导致前锋公司出资款灭失的直接原因。 福田支行是被告二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分支机构,不具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承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三条的规定,福田支行与五洲证券的共同侵权行为对前锋公司的8700万元人民币出资款的灭失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此,前锋公司提出本案诉讼请求,望贵院予以采纳,以维护前锋公司的财产权益不受不法侵害。 诉讼请求: 1、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0,200,000元。 2、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6条记录12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