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上海雅仕(603329) - 公司资料- 诉讼仲裁

上海雅仕

(603329)

  

流通市值:20.18亿  总市值:20.72亿
流通股本:1.55亿   总股本:1.59亿

诉讼、仲裁事项

公告日期 案件名称 原告方 被告方 涉及金额(万元) 案件描述 诉讼执行情况
2021-03-16购销合同纠纷新疆新思物流有限公司刘锦升;新疆五家渠现代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新疆现代特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669.37 原告:新疆新思物流有限公司 被告一:新疆五家渠现代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被告二:新疆现代特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三:刘锦升 2018年起,原告新疆新思与被告一五家渠为开展业务合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以下简称“原协议一”),包括:《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007)、《关于各方之间已签署全部协议的更新替代协议书》(合同编号:ACEYSTZ-2018-0043)、《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017)、《原油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7-002)、《石油制品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7-004)。 被告一在原协议一项下履行过程中,未按时向原告履行债务,2020年4月16日,原告与被告一双方签署《贸易物流应收账款重整协议书》(以下简称“《重整协议》一”),确认:“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原协议一项下五家渠欠新疆新思的债务余额为人民币7,720.451248万元,其中本金5,669.370378万元,利息2,051.08087万元(最终数字按原合同条款计算为准),新疆新思不欠五家渠任何债务。自2020年4月1日起,五家渠未付清的债务继续按原协议一的约定资金占用费利息和违约金(若有)等。”《重整协议》一对五家渠的还款计划进行了约定,五家渠应于2020年6月30日前向新疆新思支付人民币1,000万元;应于2020年9月30日前向新疆新思支付人民币2,500万元;应于2020年12月31日前向新疆新思支付剩余全部未支付的债务及届时已经产生的全部未付资金占用利息、违约金(若有)及其他应付款项(若有)。 《重整协议》一签署后,五家渠未按还款计划约定还款,仅累计还款1,220万元。 原告认为,五家渠的上述行为已违反了原协议一及《重整协议》一,原告有权要求五家渠支付欠款、资金占用利息(违约金)等。除此之外,还应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另外,2020年5月11日,被告二现代特油、被告三刘锦升向新疆新思分别出具两份《担保函》,约定被告二与被告三为为五家渠在《重整协议》一项下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新疆新思有权要求被告二、被告三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鉴于此,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已获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
2021-03-16购销合同纠纷新疆新思物流有限公司刘锦升;新疆五家渠现代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新疆现代特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56.12 原告:新疆新思物流有限公司 被告一:新疆现代特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二:新疆五家渠现代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被告三:刘锦升 2018年起,原告新疆新思与被告一现代特油为开展业务合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以下简称“原协议二”),包括:《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009)、《关于各方之间已签署全部协议的更新替代协议书》(合同编号:ACEYSTZ-2018-0043)、《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018)、《原油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7-001)、《石油制品购销合同》(合同编号:ACE-XJXS-2018-7-003)。 被告一在原协议二项下履行过程中,未按时向原告足额发货,也未退还多余货款。2020年4月16日,原告与被告一双方签署《贸易物流应收账款重整协议书》(以下简称“《重整协议》二”),确认:“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原协议二项下现代特油净欠新疆新思的债务余额为人民币856.124501万元,其中本金856.124501万元,新疆新思不欠现代特油任何债务。自2020年4月1日起,现代特油未付清的债务继续按原协议二的约定资金占用费利息和违约金(若有)等。”《重整协议》二对现代特油的还款计划进行了约定,现代特油应于2020年12月31日前向新疆新思支付剩余全部未支付的债务及届时已经产生的全部未付资金占用利息、违约金(若有)及其他应付款项(若有)。但截至起诉之日,现代特油并未按约定还款。 原告认为,现代特油的上述行为已违反了原协议二及《重整协议》二,原告有权要求现代特油支付欠款、资金占用利息等。除此之外,现代特油还应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差旅费等。 另外,2020年5月11日,被告二五家渠、被告三刘锦升向新疆新思分别出具两份《担保函》,约定被告二与被告三为被告一在《重整协议》二项下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新疆新思有权要求被告二、被告三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鉴于此,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已获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
2020-04-11合同纠纷上海雅仕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伊金霍洛旗隆腾工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张鹏飞;准格尔旗川发煤炭有限责任公司2750.00 原告:上海雅仕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一:伊金霍洛旗隆腾工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 被告二:准格尔旗川发煤炭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三:张鹏飞 2019年6月25日,原告上海雅仕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雅仕”)与被告一伊金霍洛旗隆腾工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腾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合同》(合同编号ACE-YSTZ-2019-0142),合同约定由原告向被告采购煤炭100,000吨,结算价格=基本价格+质量调整价。基本价格330元/吨,随市场价格变动,以经上海雅仕书面确认的价格为结算依据,合同期限自2019年6月25日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年6月27日,上海雅仕向隆腾公司支付合同款项2,850万元,但此后,隆腾公司并未按合同约定进行发货。上海雅仕多次与隆腾公司交涉,要求被完成货款对应的煤炭的发货,或退回款项,隆腾公司仅于2019年10月24日退还100万元承兑汇票。截至起诉之日,隆腾公司并未对剩余2,750万元合同款对应的煤炭进行发货,也并未退回其他款项。对于上海雅仕的后续沟通,隆腾公司均置之不理。原告认为,隆腾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了根本违约,应向原告退还尚未发货的货款,并就其违约行为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承担违约责任,赔偿资金被占用的损失。除此之外,还应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另外,2019年6月25日,被告二准格尔旗川发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三张鹏飞与上海雅仕以及隆腾公司签订了《担保合同》(合同编号ACE-YSTZ-2019-0143),约定被告二与被告三为被告一在《煤炭买卖合同》(合同编号ACE-YSTZ-2019-0142)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保证责任范围包括但不限于货款本金、违约金、利息、上海雅仕直接损失、上海雅仕间接损失、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保全费等。上海雅仕有权要求被告二、被告三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2020-03-26合同纠纷江苏新为多式联运有限公司;连云港宝道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青海桥头铝电股份有限公司;青海西部水电有限公司190.71 原告:连云港宝道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被告:青海桥头铝电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2月26日,原被告之间签订一份氧化铝进口代理接货合同,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按照合同履行完合同义务,将被告进口的氧化铝的接船、报关报验、灌包、发运等事宜,截止2019年6月21日,原被告双方通过企业对账函的形式确认:被告共欠原告服务费1,907,053.19元。双方结算后,被告因经营出现问题,至今没有向原告支付服务费用,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第3条第2款最后规定:被告应当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向原告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损失,现为保障自己的合法权利,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及合同的约定,特诉至贵院,望依法支持原告诉求。
2020-03-26合同纠纷江苏新为多式联运有限公司;连云港宝道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青海桥头铝电股份有限公司;青海西部水电有限公司2808.04 原告:江苏新为多式联运有限公司 被告:青海桥头铝电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1月9日,原被告之间签订一份桥头铝电物流项目运输合同,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按照合同履行完运输义务,按照合同约定被告的指示,将被告氧化铝、铝锭及铝材运输至被告指定地点,截止2019年6月21日,原被告双方通过企业对账函的形式确认:被告共欠原告运输费28,080,427.75元。双方结算后,被告因经营出现问题,至今没有向原告支付运输费用,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第四条第三款规定:被告应当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向原告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滞纳金,现为保障自己的合法权利,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及合同的约定,特诉至贵院,望依法支持原告诉求。
7条记录12下一页 到第 确定
TOP↑